每年1200万吨海洋塑料哪儿去了科学家有了新发现

最近,国外机构的一项调查发现,海洋中漂浮的废弃塑料远比估计的少,仅仅为原先估计数400万到1200万吨的1/10。而塑料的降解周期一般为200年至400年,那么废弃塑料到底去哪儿了呢?

中国海洋大学海洋生命学院生态毒理学教授汝少国团队近日在前沿期刊《环境污染》发表了其海洋微塑料研究成果,相关结果显示:海洋塑料在短时间内难以降解。

中科院理化所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是国内最高水平的高分子材料研究和产业化基地之一,在国内首先开展了海水降解材料的研究。通过多次试验对比,该所高级工程师王格侠发现,在土壤和堆肥中有良好生物降解性能的材料,在海水中的降解速率不尽如人意。

这几天,不少养殖场户迎来了复养后的第一次生猪出栏。

汝少国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每年从陆地排入海洋的塑料垃圾约有600—1200万吨,这些塑料碎片在环境中会逐渐裂解为粒径小于5毫米的微塑料。这些微塑料化学性质稳定,在环境中可以存在数百年至几千年,并通过洋流、风力进行远距离迁移,遍布整个海洋。这些微塑料容易被海洋生物摄入体内,通过食物网传递影响整个海洋生态系统。当然,这种影响是破坏性的。

李海蓉是绵阳一家中小型生猪养殖场的负责人,面对去年以来全国非洲猪瘟严峻的形势,因害怕遭受不必要的损失,她有了放弃养猪的念头。在全国非洲猪瘟得到有效防控下,地方政府推动生猪产业转型升级,全面开展大型龙头企业带动中小散养户发展,推行大型龙头企业+代养场模式。今年6月,李海蓉在大型龙头企业帮带下继续养殖。

养殖户 李海蓉:这批猪现在是2100多头,现在看已经长到270斤左右,压到这个月底,赶个好价钱,整个2100多头到时候全部出栏。

央视记者 刘成:经过严格的隔离、消毒后,我现在是来到了四川绵阳的一家中型养猪场,今年6月份补栏的2200头仔猪,现在开始出栏。

据农业农村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11月份,全国有18个省份生猪存栏环比增长;有22个省份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长;东北、西北、黄淮海、华东、华南等地区生猪生产恢复较快。

汝少国团队的这些重要发现,为评价海洋微塑料的生态风险提供了重要参考。而王格侠和团队成员成功走出了难以降解的困境。他们从分子设计和两相合成出发,通过聚合物合成改性和共混改性两种方式,向生物降解聚酯体系中引入非酶水解的基团,实现了材料在海水中整体可控降解。(本报记者 王延斌)

“海洋塑料垃圾在2015年至2025年之间会增加3倍。”这是英国环境部首席科学家博伊德在“前瞻性海洋未来报告”中的预计。那么,这成倍增加的海洋塑料会去往哪里?答案之一可能是各种各样鱼类的肚子里。

自2017年以来,汝少国团队从微塑料的污染调查与生物毒性两方面开展相关研究。比如在生物毒性方面,他们发现微塑料不仅会损害海水青鳉肠道、鳃、性腺等组织的结构特征与氧化应激防御系统,还会干扰鱼类的生殖与子代的发育,首次证实微塑料具有生殖内分泌干扰效应。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研究者都赞成“海洋塑料难以降解”的观点。夏威夷大学研究人员罗伊尔曾在海水中发现了塑料碎片,将这些碎片暴露在阳光下能分解成二氧化碳、甲烷和乙烯等气体。他认为,一旦塑料的分解程序被激活,即使不见光日它们也会继续降解。

另外,他们发现高浓度微塑料会在海水青鳉卵壳上蓄积,干扰胚胎和早期仔鱼的发育;他们的联合暴露实验发现低浓度微塑料会通过降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菲在鱼体内的生物富集量,削弱菲对海水青鳉的早期发育毒性。

寻根究底,王格侠发现了答案:“聚酯材料堆肥过程是微生物作用下的酶促水解反应;而海水温度低、特异性微生物种类少数量少,很难具备生物降解的条件,因而大多数聚酯材料在海水中降解周期非常缓慢,甚至难以降解。”

李海蓉告诉记者,大型企业不仅带动她恢复了信心,而且也让她养猪更加科学规范。

当塑料被“吃”进了鱼肚,它难以像普通食物一样被消化,而是变成了毒,深远地影响着鱼类的身体发育。

养殖户 李海蓉:这是我们的消毒清洗机,我们总共是四栋圈,每栋圈有一台,以前是没有的。

为做好生猪稳产保供工作 ,当地从生猪生产的资金保障,贴息贷款,养殖用地,保险等多方面进行了扶持。有了政策的保障,像李海蓉这样的养殖户有了复养补栏的信心。

他们的研究结果还表明,微塑料具有很大的比表面积,容易富集有毒有害物质,对海洋生物造成联合毒性效应。